超长期特别国债即将开售!个人可购买,银行建议“如果想参与,最好持有到期”

2024年05月16日 | 小微 | 浏览量:76622

超长期特别国债即将开售!个人可购买,银行建议“如果想参与,最好持有到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唐曜华 超长期特别国债真的来了!5月17日即将发行第一期,据财政部公告,即将发行的该期特别国债为30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发行规模400亿。根据发行安排,此次于5月17日上午10:35至11:35发行的30年期特别国债将进行竞争性招标,招标结束至2024年5月20日将进行分销,5月22日起上市交易。

5月16日,记者多方了解,部分银行明确表示此次30年期特别国债将在5月20日开放购买。

超长期特别国债即将开售!个人可购买,银行建议“如果想参与,最好持有到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普通个人若参与,最好持有到期,否则不建议”

此次发行的30年期特别国债发行利率尚未确定。有分析师告诉记者,超长期国债利率通常在对应期限国债二级市场利率基础上加10-15个基点。5月16日,30年期特别国债收益率2.55%,若参考该收益率预计30年期特别国债发行利率可能在2.65%-2.7%。

发行方式上,有别于普通国债以市场化公开发行为主,特别国债分为定向发行和市场化公开发行两种。若定向发行则普通投资者不能参与,市场化公开发行则普通投资者可参与。从公开信息来看,5月17号开始发行的30年期首期特别国债公开发行的可能性较大,国债类别可能为记账式国债。

记者咨询了多家银行,部分银行客户经理称,此次发行的30年期特别国债可在5月20日通过银行购买,“已跟总行确认,5月20号上午10点会开放购买。”招行一位客户经理称。也有的银行客户经理表示尚未接到通知,建议关注银行网站和公众号公告。

不过对普通个人投资者而言,购买30年期特别国债后若不能坚持持有到期,可能面临利率风险。

一位银行人士向记者展示了其行内测算数据, 30年债券,假设久期为20年,收益率变化对债券估值影响如下:1.假设收益率上行约1个基点(bp),债券估值下跌约0.2元,此时卖出,债券卖出价为99.8元,亏损0.2元。2.收益率上行约5个基点(bp),债券估值下跌约1元,此时卖出,债券卖出价为99元,亏损1元。

银行客户经理建议,对普通个人投资者而言,若参与投资,最好能坚定持有到期,否则不建议认购或买入。

巨额发行对市场冲击有限

按照发行计划,今年5月-11月将完成1万亿特别国债的发行。万亿特别国债发行将对市场产生何种影响?多数市场分析师认为,此次特别国债发行市场已有充分预期,并且此次发行节奏拉长,减少了对市场的集中冲击。

按照财政部公布的发行安排,此次超长期特别国债将在今年5-11月份发行,共发行22次,平均每次发行规模约455亿,其中30年期今年内发行12次,20年期今年内发行7次,50年期发行3次。

整体而言,大部分分析师认为此次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对债市冲击不大。“此前重要会议多次提及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市场对此已有充分的预期,预计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对市场冲击不大。” 某券商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我们以平均每次455亿来进行估算,5-11月单月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规模处于900-1800亿左右;此外,从绝对规模来看,政府债(国债净融资+新增一般债+新增专项债)预计将于5月、8月、11月放量,单月合计发行规模或超万亿,而从同比增量来看,5月、7月或较高,预计分别同比多增0.78万亿、0.66万亿。”长江证券研报分析认为,此次特别国债平滑发行、节奏拉长,减弱了对流动性的集中冲击,相应地,央行降准配合的必要性也随之下降,转向MLF超额续作的概率反而加大。但考虑到部分月份的政府债供给规模或超万亿,也不排除央行降准或在二级市场上直接购买的可能性。

浙商证券研报也认为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带来的供给冲击可控,“首先,一般国债发行减少,超长期国债总供给较往年均值仅新增7749亿,低于预期。其次,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较为分散,供给冲击可控。以月度来看,供给集中在6-10月,其中6、8、10月为超长期国债供给高峰,与7月缴税期基本错峰,但10月30年国债发行与银行走款同日,或需关注流动性压力。”

5月13日,财政部网站披露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后,当日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5月14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行。银河证券研报认为,主因一是发行计划显示的(超长期特别国债)后续供给节奏较市场预期更缓,供给压力有限;二是周末公布的金融数据大幅不及预期,信贷需求修复较弱反映基本面缓步修复的底层逻辑未有反转,资产荒逻辑将继续演绎。

当前的资产荒背景也为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提供更有利的环境,“今年30年期限、50年期等超长期国债利率不是下降了很多嘛,所以可能趁这个时候尽量发长期的(国债)。同时也可以调控一下,缓解一下资产荒压力,别让债市利差收这么窄。”上述分析师认为。

今年超长期国债一度上演火热行情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16日,今年以来新发行国债数量为65只,其中发行期限在10年(不含)以上的有5只,期限以30年期为主,单只超长期国债发行规模在230亿-280亿,颇受资金追捧,全场倍数在2.8倍-5倍之间。

超长期国债的购买主力通常为有长期配置需求的险资,资管机构、银行和券商的自营资金等机构资金也会购买。今年2月以来,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对于30年国债的买入力量较强,引发市场关注。“资产荒”背景下,合适的投资标的匮乏使得机构配置热情下债市上演了中长期利率债的火热行情。

4月央行多次提示长期利率风险后中长期国债出现了回调,“市场预期30年国债收益率2.5%以上或是其合意位置。”瑞达期货研报分析认为。

历史上特别国债发行过3次(不含到期后续发),1998年,为缓解有四大行资本充足率较低等问题,财政部向四大行定向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以提升四大行资本充足率,期限30年,发行方式为向四大行定向发行;2007年,为抑制货币流动性过剩,并提高外汇储备资产收益,2007年,财政部发行1.55万亿元特别国债,用于购买约2000亿美元外汇,作为注册资本金成立中投公司,其中定向发行1.35万亿元,剩余的2000亿元为公开发行;2020年,为应对疫情冲击,财政部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以及补充地方财政。发行方式为分4期公开发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