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充实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资金来源

2024年05月15日 | 小微财经 | 浏览量:69700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充实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资金来源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当前,我国金融体系中大型金融机构总体稳健,风险主要集中在中小金融机构。2023年10月底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将中小金融机构与地方债务、房地产列为三大风险关注点。

此后,如何做好防范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并对出险的机构做好风险化解,以及风险化解完成后的长远稳健发展工作,是当前金融管理部门思考的一个重要课题。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充实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资金来源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5月14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全称为“机构恢复与处置司”)党支部发表文章表示,地方党委政府承担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属地责任,有利于统筹化险资源,发挥相关主体各自优势,形成同向发力、齐抓共管、协调有力的处置工作机制,共同维护金融稳定。这是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系统对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工作的又一思考。

“要充实处置资金来源。”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党支部表示,探索建立多层次资金保障机制,明确不同主体承担损失的责任和顺序;积极探索社会资本以市场化方式参与中小金融机构重组的有效途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是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设立以来,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职责为:拟订相关高风险机构风险处置制度、标准、程序,对出现严重风险、难以持续经营的机构开展风险处置等工作。

高度关注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情况

“高度关注宏观经济运行和金融风险隐患,围绕行业总体风险、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银行业净息差等情况,开展专项监测分析,跟踪收集国内外金融市场运行情况,加强对金融市场运行异动信息的研究。”5月8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统计与风险监测司党支部撰文表示。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日前发布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法人名单显示,截至2023年末,我国有银行业金融机构4490家,尽管这一数量较2022年末有所减少,但中小金融机构的数量仍超过4000家。

央行会按季度对金融机构进行风险评级。在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表示,定期开展央行金融机构评级,优化央行评级工作机制,持续完善评级指标与系统。对安全边际内的1—7级机构,继续定期开展银行风险监测预警。对8—10级的高风险银行,区分增量和存量,对存量高风险机构推动各方形成合力,采取多种措施压降;对增量高风险机构建立具有硬约束的早期纠正机制,稳步扩大硬约束早期纠正试点范围。

央行2023年底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3)》显示,2023年二季度,4364家参评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结果显示,“红区”银行337家,资产规模6.63万亿元(占比1.72%),主要为城商行、农合机构、村镇银行,未披露参评的非银机构评级分布情况。

“从全国范围看,当前中小银行经营稳健,资产质量都保持稳定,资本实力显著增强,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资产质量总体上都处于比较好的水平,这些经营和监管指标均处于合理健康水平。”今年1月,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肖远企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也有少部分中小银行在前期积累了一些矛盾和一些风险,个别的中小银行风险还是比较高。个别风险较高的中小银行,从全国来看,它的数量和资产总额以及不良资产总额,无论是占整个银行业的比例,还是占中小银行体系的比例都是非常低的。

今年1月初,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农村中小银行监管司发文表示,将树牢底线思维、极限思维,以“时时放心不下”的责任感,盯住管好各类风险,强监管严监管维护农村中小银行持续健康发展,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除银行机构外,部分非银金融机构的风险也值得关注。5月9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非银机构监管司党支部发文表示,作为中小金融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非银机构比商业银行体量小、分支机构少,看似形不成系统性金融风险,但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麻痹大意。对于剩余的高风险非银机构“硬骨头”,非银监管条线将集中优势兵力,实施各个歼灭,避免风险蔓延。同时,处置高风险非银机构是灭火,是治已病、抓后端,是不得已而为之。

探索建立多层次资金保障机制

公开信息显示,自包商银行以来,金融管理部门还先后落实了包括锦州银行、恒丰银行、辽阳农商行等银行以及多家信托公司、保险公司的风险处置工作。

“过往实践早已证明,凡是推进ICU病房进行抢救的高风险非银机构,除了机构自身和股东不得不在死亡边缘饱受煎熬之外,往往还要监管机构耗费大量监管资源,甚至需要各级政府付出高昂救助成本。”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非银机构监管司党支部表示。

事实上,不止非银机构,银行业的风险处置工作也付出了大量的救助成本。2020年存款保险基金收支情况表显示,包商银行风险处置花费了676亿元的存款保险基金,当年存款保险基金余额为620.4亿元。2022年存款保险基金收支情况表显示,辽阳农商行(含其发起设立的太子河村镇银行)风险处置花费了368.563亿元的存款保险基金,当年存款保险基金余额为549.4亿元。

为此,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恢复处置司表示,要充实处置资金来源。探索建立多层次资金保障机制,明确不同主体承担损失的责任和顺序。坚持自我纾困资金优先吸收损失,压实金融机构、股东责任。积极探索社会资本以市场化方式参与中小金融机构重组的有效途径。健全行业保障基金和金融稳定保障基金补充机制,支持行业保障基金通过多种方式灵活参与风险处置。

多层次资金保障机制方面,据了解,金融管理部门已经建立了金融稳定保障基金、行业保障基金,而且金融稳定保障基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规模。

“从包商银行经营失败和付出的代价看,商业银行特别是具有一定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风险具有很强的外溢性,一个有效的公司治理,首先要对公众负责,对存款人负责,对银行安全稳定负责,其次才谈得上对股东负责,对投资人负责。”包商银行接管组组长周学东谈及包商银行风险处置经验时这样表示。

对于社会资本参与中小金融机构重组的观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早在2014年,原银监会就曾在《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中表示,加快处置高风险机构,吸收社会资本参与高风险机构重组改造,适当放宽持股比例要求。但在随后多年再未提及。

与此同时,与“治已病”相比,“治未病”的工作也同等重要。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农村中小银行监管司今年1月表示,要健全风险预警指标体系和响应机制,及早捕捉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第一时间进行通报提示。做实具有“硬约束”的早期干预机制,对问题机构设置早纠期,及时督促整改。规范监管履职行为,推动形成“日常监测—问题识别—早期纠正—风险处置”监管闭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列表